苏州市民俗民风Article list

苏州端午习俗

  端午节(苏州端午习俗)的渊源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时期的吴国名将伍子胥,是苏州历代民众崇拜先贤的结果。苏州先民为“荆蛮族”,生活于水乡泽国,“断发文身”,自认为是“龙子”。据《吕氏春秋》记载,“周太王之子泰伯、仲雍让位季历,偕奔‘荆蛮’,依当地民俗断发纹身,自称句吴……”吴国的建立及吴国名将伍子胥的故事正是苏州端午习俗的源头。阅读详细>>

0

苏州甪直水乡妇女服饰

  苏州甪直水乡妇女服饰主要分布在苏州古城东部以甪直为中心的水乡地区,其周边的车坊,斜塘,胜浦,唯亭,张浦,锦溪,周庄等地区均有流传。但甪直镇的款式最具代表性。甪直水乡妇女服饰历史悠久,早在五千多年前的稻作农业经济初期已见端倪。苏州甪直水乡妇女服饰是劳动人民的服饰,随着当地自然条件的变化及稻作生产的改进。阅读详细>>

0

常熟沙家浜水乡婚俗

  沙家浜镇地处江南水乡,地势低洼,河流成网,南临阳澄湖,北靠昆承湖,境内有十大低洼圩田,水面占全镇总面积的一半以上。旧时陆路交通闭塞,水上交通十分发达。自古以来在沙家浜便留传有“36个浜”,如湖家浜、晏家浜、徐家浜等,和“72个滃”,如潘家滃、谢家滃、倪家滃等,还有“泾”,如周泾、新泾、张泾、蛇泾等,素有“开门就见水,抬脚就动橹”之说。阅读详细>>

0

常熟湖甸龙舟会习俗

  划龙舟习俗,在荆楚是为祭祀灵均,在吴越是为祭祀子胥,而在常熟是为祭祀李王。李王即宋代的李禄,他在生前就为民驱瘟免灾、救民于倒悬,特别是“卫海漕”有功于世,俨然水神,死后为当地的老百姓所怀念,特别是湖甸地区更是顶礼膜拜。阅读详细>>

0

吴江同里阿婆茶文化习俗

  同里阿婆茶又称“吃菜茶”、“吃讲茶”,它历史悠久,是在农村邻里之间、尤其是老年妇女定期聚会喝茶,谈论家事,交流社会动态、了解时事信息等行为习惯的基础上而自然形成的生活习俗。阅读详细>>

0

吴江同里古镇走三桥习俗

  同里走三桥习俗中的“三桥”是指鼎足而立、相距不足50米、静卧同里古镇区的三座古石桥:太平桥、吉利桥和长庆桥。它们是古镇同里的桥中之宝,小巧玲珑,端庄雅致,而又古朴稚拙,凝重沧桑,如三尊精美的石雕,跨三圩,越两港,呈“品”字形,屹立于三河交汇处,凝眸对视,遥相呼应。周围水木清华,街市成环,既不乏树荫葳蕤的幽雅宁静,又尽显人来人往的市井繁华。阅读详细>>

0

苏州民间风俗 太湖东山猛将会

  旧时东山人的猛将神为“会”,非常信奉。不仅村村都有,甚至家庭亦有供奉。全东山有大小猛将神像,何止数百,其神赛之典,已成一乡风俗。猛将神他处亦有供祀,但皆威猛有须,严峻无敢触犯。而东山之猛将神像年少,面目清秀,和悦可亲,虽小孩与之嬉弄,亦无顾忌,此所异于他处者。阅读详细>>

0

吴江震泽双杨庙会

  双杨庙会是跨省、跨县的水上盛会,始于清中叶,每十年举行一次,有记载的最近两次:一次是清末宣统三年(1911),下一次原定1921年举行,因局势紧张,社会动荡,再加以知识界人士反对,后延至1924年才举行。1924年勉力促成一次双杨会。同年秋季爆发了江浙战争,以后虽屡有动议,终未能如愿。阅读详细>>

0

吴江震泽蚕丝习俗 蚕关门与蚕开门

  养蚕之始,先要孵蚁,蚕娘身穿棉袄,将蚕种焐在胸口,靠体温使之孵化,称为暖种。遇上春寒,还要盖上厚棉被。暖种期间,蚕娘少言寡语,消除杂念,家人也不来相扰,气氛严肃庄重,犹如十月临盆。道光《震泽镇志》中,还有已婚妇女在育蚕期间孤眠独宿净身以示虔诚的记载。阅读详细>>

0

吴江震泽蚕丝习俗 口彩与忌讳

  讨口彩即蚕农用吉利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期望,在震泽四乡甚是普遍的自我安慰心态。如在堂屋、蚕室到处悬挂长条红纸,纸上用毛笔书写“蚕花廿四分”。按乾隆《震泽县志》记载:“每出火蚕(蚕过三眠撤去火盆时,谓之火蚕)一斤,收茧十斤为十分。过则得利,不及则失利。”皆寄希望于多收茧,多得益。阅读详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