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德定仙岭上一个远去民族的文化记忆

来源:榆林晚报 2014-01-13

  陕北是块神奇的土地。在这里,每道山梁、每条河流都有一个神奇的传说。走得更偏远些,你还能看到古老文化的鲜活遗存,虽然时间已经用笔墨将其反复涂抹,但我们仍能读出文化的厚重。

  绥德东南有道定仙岭,它将黄河和无定河水系分开,却将远古与当代连接;它以逼仄拥抱宽广,用单薄承载厚重,使得古老文化和现代文明水乳交融;羌族先民留下的古老文化,至今仍倔强地在仙岭上诉说着只属于这块土地的荣耀……

一群石绵羊神灵

  定仙岭西有座名叫寨则山的小村庄。村东青龙墕与高峁山间茂密的草丛间,蹲踞着百十只石雕绵羊。“羊群”前面摆有石雕供桌,一位貌似胡人的牧羊人站立一旁。逢年过节,这群石绵羊清飨着周边数十里乡民的香火、献供。农历七月十五的香烟大会,乡民们扶老携幼地涌向石绵羊阵,上香焚表,奠酒献供,虔诚叩拜,将家道昌盛、人丁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祈盼一股脑地托付给了这些石羊。人们还要请来皮影戏班子唱上三天三夜,让石绵羊也娱乐一下。

  乡民们无法说清楚石绵羊的来历,但笔者从造型雕技和岁月留在石雕上的石锈石花判断,最迟在元明时期,石绵羊神就在这偏僻的山沟里享受人间香火。而岁月的流逝,更给石绵羊披上了一件神秘的外衣:它能抵挡大山的垮塌,能护佑本地的风水,使得寨则山村能出三斗三升的芝麻官,孩子健康成长,读书人功成名就,生意人日进斗金……

  总之,在乡民的眼中,石雕绵羊不是家畜的造像,而是神灵,是无所不能的地方保护神。家中有灾了,小孩有病了,都会到石绵羊前烧香许愿。如果灾消病除,来年的会期之上,人们便会献上一尊新雕的石绵羊还愿。

一种奇特的风俗

  新年正月,仙岭人三次扁食(饺子)是必吃的,并把它当作一种信仰、仪式去吃。大年初一吃的是增岁扁食,人七(正月初七)吃扁食是为“人”过生日,十五吃扁食叫“捞羊羔”。仙岭人对元宵节仿佛是陌生的,一直以来,他们都在固执地过着只属于自己的“捞羊羔节”。

  其实,吃“捞羊羔”扁食的仪式简单而朴素。太阳落山了,放羊人将羊赶入羊圈,然后洗手,给家宅诸神焚表上香。马棚、羊圈处同样也要焚表上香,因为这里供奉的是圈神。此时,婆姨们把扁食煮好了,先捞出一大碗,放羊人端上来到羊圈门口,在焚香处供上两个扁食,并默念着“羊在南山吃青草,膘肥体壮生对羔”的祷词。念罢,便蹲在羊圈门口,在袅袅飘散的香烟中把扁食吃完,“捞羊羔”的仪式也就结束了。

  这是一种满含寓意的仪式。羊,是陕北人主要的经济来源和家产。此处的扁食喻羊,便突出一个“大”字,一个能顶平常吃的两三个,寓意产下的羊羔不仅多,而且体格大而健壮。此外,扁食的馅子是素的,绝对不能用羊肉。总之,吃“捞羊羔”扁食的目的,便是企盼在新的一年里六畜兴旺,大发“羊财”。

一道绝妙的美食

  秋风,秋叶,秋色,给定仙岭披上了丰收的盛装。每逢此时,仙岭人家为表示庆祝,会用丰收的果实制作一种绝妙的食品——“金裹银”。

  金裹银由白面、软黄米面和红枣为原料蒸制而成。先将白面、软黄米面各一份分别发酵,再兑上碱面分别揉好;之后将白面擀成长片,再将软黄米面匀匀地铺在白面片上,撒上红枣,层层卷起,用刀横切成二指厚的长方体,上笼蒸熟后即可食用。那漂亮的外形,白、黄相间的色彩,星星点点的红枣,真似黄金、白银和玛瑙制作的一件工艺品,引人垂涎,这便有了“金裹银”这个漂亮的名字。

  金裹银不仅外形色彩好看,吃上一口,麦香、米香、枣香同时袭来,还包裹有白面的柔绵,黄米面的筋道,红枣的醇甜,那真是一种不可名状的享受。勤劳质朴的仙岭人,用物种的自然色彩创造岀了食品的美丽,也将金银满堂、日子红火的美好祝愿寄托在了这道美食之上。他们不仅把金裹银当作九月初九、十月初一等节令的必备食品,还会用它来款待远道而来的客人。

相关阅读Related reading

图游天下China Pictures